如何结束,如何重新开始(live记录)

一定不要转载

这是动机在杭州在知乎上主讲的一期关于《如何结束,如何重新开始》的live的全文。所以禁止转载(当然或许根本没有人发现)

为什么我会花很多时间去做这个

谨以此文表达我想转变的愿望,但其实刻意的转变本身就是没有结束放不下的标志。所以也没什么好的办法,只能顺其自然,把一切交给时间。

刻意本身就会阻碍结束。在结束这件事情上,慢就是快。这句话我不是很理解,相信我可以慢慢的懂 这篇文章只是我为了加强自己的体会的一种实现的方式,绝无侵权的意思。如果喜欢希望可以支持正版

更希望这篇文章能够帮到需要的同时又看到的人,或者让你哪怕在看文字的时候能有片刻的安宁,真的也是很好的。真的也是够的。

知乎live全部一共大概70分钟又22秒,记录到18分钟的时候已经将近5500个字了,所以大概长度在2万字内吧。打算花10天的闲暇时间去记录完。每天大概就是六七分钟的量,差不多每天抽一个小时,可以轻松一点,不会那么累。顺带着练练打字也挺好。

个人博客其实应该没有什么人看的,只是我自己记录生活的一个场地而已。我也不想要和任何人进行争论,如果有什么想说的,可以在评论区去告诉我,或者在现实生活中认识我的朋友可以直接找我聊聊,都可以。

其实很多文章不少都带着很明显的价值观输出,合得来就能阅读下去,合不来其实完全也没有必要去强迫自己,保持一个平和的心态,挺好的。

包容自己的不完美,承认自己并非事事都对,什么都会。当然,也没有必要成为那个样子,是吧。

Live全文

大家好,我现在其实已经在电脑屏幕前了,迫不及待的等着我们的live开始.但是可能很多人还没来,所以我们再等他们一会儿。我现在正在浏览大家的问题。其实每个问题我都浏览了一遍。其中有一些问题我打算一会儿回答,有一些问题呢,其实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那到时候我们再来讨论。

我发现很多朋友现在已经再问有关拖延症啊之类的问题,其实我们这一次的live不是讲这个内容,所以这一些问题我可能会讲的比较少一些。有一些比较个人化的心理咨询问题呢,因为也不是一言两语能说完,所以我也可能会回应的少一些,是这样。

关于成长性思维的LIve呢,如果大家感兴趣的话,可能明天或者后天,你也可以重新购买。

我觉得你说的也对,如果说有一点点鸡汤的感觉可能是大家不能指望一篇文章或者一场live来解决我们所有的问题。他更多像是一个思路,或者像是一块敲门砖,然后让我们有这样的意识,然后可以对照平常的思维去多做一些这样的练习。我觉得是这样。

我觉得气氛不错,有各种各样的要求。大家好,那我们今天的live现在就开始。


大家好,那我们的live现在开始。今天有好多好多的人,近1500个人来听,大部分可能都是站票,那站票的同学也没关系,如果说你想发言的话,我在知乎的那个我的专栏的那个评论区打开着。所以你可以在评论区发言,我也会看到。

今天我想和大家聊的主题是我们生命中的变动给我们带来的影响,拿这些变动比如说包括,你入学啦,毕业啦,结婚啦,工作啦,生娃啦,外遇啦,找到了一个梦想或者放弃了一个梦想,那如果你在经历人生的某种变动,我觉得这个主题可能会更契合你的情景。

然后这一个主题我不太想涉及到的内容有: 比如说怎么样来形成一个习惯,或者说改变一个习惯,怎么来做计划之类。虽然说这些都很重要,但是对于转变这个大的主题来说,它还是一个比较细微的部分。也许我们下回可以开一个Live再讲,但是本次讨论的主题涉及这一部分并不多。

在说这个live之前,我还是想强调一下纪律。因为我们这儿还是有300多个人。所以呢大家在我说的时候暂时不要提问。等中间休息的时候,我会给大家提问的机会。到时候我统一会回答大家的问题。到这个live结束的时候,大家也可以再继续提问,然后我再来回答大家的问题。我觉得我们就这样好了。好吧。

如果大家能听到我上一段声音,然后同意的话就在我的这个声音下面双击,然后你就有一个喜欢,然后我就知道大家已经同意这一种做法了。

好,那我看到很多人其实已经同意了我们上边的做法了,那我想聊关于转变的这个话题呢还有一个很私人的原因是因为在去年的时候,差不多这时候我从浙大辞职了。这一年呢,我自己也经历了很多的动荡和不安。我花了差不多一年的时间才觉得自己慢慢的走出来。所以我深知转变这一个过程的艰难。然后我也想就我自己的经验,和大家聊聊怎么度过动荡和过度的时期。

像结婚啊,离婚啊,恋爱啊,失恋啊,升学啊,退学啊,这些事儿我们都曾经经历过。那我们也很容易对转变这个事习以为常,觉得没什么特殊的嘛。不就是结束了再重新开始嘛。只要把一切交给时间就好了。

这当然也对,但是另一方面来说,假如说我们仔细思考一下转变背后的一些东西,你就会发现他其实是一个非常深刻的关于自我重造的这么一个过程。如果你正在经历一些转变, 现在就可以问自己这样的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 为什么转变在这个时候发生。

第二个问题是:为什么转变会发生在你的身上

第三个问题是: 为什么转变是以这样的形式发生的

第四个问题是: 这种转变最终会给我们带来什么

你就会发现转变背后有我们自己一脉相承的这种自我的发展,有一脉相承的价值观,有我们整个人的历史。他就是我们成长的一种方式。

转变我觉得要比适应深刻的多。我现在更愿意用的关于转变这一个阶段的隐喻是死亡和重生。使我们那些自身在受环境限定的,老朽的部分在转变中慢慢的死去,然后新的自我又在这种变动中逐渐逐渐生长起来。所以我们的自我就在这样一个一个的转变中不断的变得丰富,不管的更新。

我倒不一定说转变一定会给我们带来世俗意义上的更好的生活,比如说离婚我们就一定会找到更好的伴侣。离职了我们的事业就一定蒸蒸日上。我觉得从这个角度上来理解转变呢会有些太功利了。但是另一方面来说,假如说我们能够顺应生活的变动,我觉得我们的心里会生出一些深层的智慧,会有一些深度和复杂性。我们会对自己有更多的了解,我们也会理顺我们和自己的关系,会变得更加坚定,更加无所畏惧。

额, 那转变是怎么发生的呢?在很久以前呢我曾经做过一段时间的“拓展训练”的培训师。“拓展训练”有一个非常经典的高空项目叫断桥。就是在8米的高空有两快很窄的木板,中间隔了大概一米左右的距离。你需要从木板的这一头奋力跳到木板的那一头。然后呢,我就是做那个鼓励大家在那边跳跃木板的培训师。

后来我经常用这一个情景来形容转变。因为我觉得断桥这一段经历很像大部分人在面对转变时的人生境遇。你有站立的这一头,你有想去的那一头,以及你有很长的中间的不确定的状态。那断桥难的地方就在于你一定要先放弃你站立的地方,去经历不确定的焦虑,才能到你想去的地方。

比断桥更难的是我们大部分人在生活中做选择的时候,实际上是看不清前面能够落脚的地方。他们只能凭着对未来的信念闭着眼睛往前跳,看看能经历什么。

转变要分为几个阶段,所有的转变我觉的第一个阶段都是结束。但是很多人从结束这个阶段就被卡住了。因为结束他意味着损失,意味着痛苦,迷茫。人是本能的来回避结束这一个阶段的。那有很多例子哈。

比如说我有一个朋友前一段时间他刚从一个高中辞职,但是呢,辞职了一个星期后他就问我说我能不能回去再干一个学期。我问他为什么要回去啊,他说他现在辞职他想到了我半年的年终奖还没拿,觉得不公平。而实际上呢,他半年的年终奖总共才6000多,所以他的经济状况根本不需要这么点钱。只是因为结束让他觉得恐慌,他就有点想回去。

那我还认识一位女士,最开始的时候是很想跟她老公离婚。因为她老公外遇了。所以她跟她老公领了离婚证以后,她老公不愿意搬出去。就说我就住在这儿嘛。然后有一天她就来问我说,陈老师,你觉得开放的关系怎么样呢?你觉得这样是不是也挺好。至少也有一种家的感觉。所以说很多人心里他是知道我应该要结束了,但是他还是会害怕,会焦虑。

所以这就让我想起知乎一个问题哈。有一个人问,我男朋友抽烟喝酒啊,经常玩网游到深夜,从来不跟我谈未来。有时候甚至还动手打我。那我觉得他不够爱我,但是我要不要离开他。有一个人就简洁明了的回答说,其实你知道答案,因为你怕疼。

所以很多人会回避结束,他们是怕疼。他们会把结束当做一种失败,就好像一个花瓶破碎了,无论是你有意打碎的还是不小心打碎的,很多人都不愿意承认它破碎了。他们更愿意把它捡起来,把它用胶水小心翼翼的粘回去。装作没有破碎的样子,把它摆好。但是你知道,你心里知道它是碎了的。所以假如你这样做,你接下来的生活都会被这个花瓶所牵扯。你心里一直藏着这个碎的花瓶,你会小心翼翼的说:“我不要去接近她”,任何接近她的举动都会让你紧张。那这样的话,因为没有结束,这个破碎的部分他就成了我们心里的一个禁区,一个情结了。

当变化发生的时候,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希望这件事真正的过去。但是我们又不希望自己去承担这种结束的痛苦。所以你知道有时候结束的愿望会和结束本身混合在一起,让我们分不清这件事到底结束了没有。那如果你要真正迎来一个结束,就需要去了解自己的防御机制。了解什么在妨碍你面对真相。

有些结束还跟一些奇特的情绪有关。比如说有一个姑娘,她跟前男友分手以后,她一直让她自己处于失恋的忧伤当中,不愿意走出来。那我也陪她工作了很久,有一天她就跟我说。说她其实也知道,她也觉得自己能从失恋的忧伤中走出来。但是她觉得说,如果我还忧伤着,至少证明这段感情的痕迹还在。如果我好了,那这段感情就真的结束了。我看到评论区也有一个朋友留言说,失恋了,但是我一点也不想迎来转变。因为我不想从痛苦中走出来。我觉得转变像是一种背叛。哪怕痛苦,我也宁愿留在过去。所以你看,结束其实是有很长的阻力的。

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过一个电影,叫《情书》。我发现知乎官网微博在宣传我们这个live的时候,用了《情书》的封面。我太感激这个小编了。因为《情书》他就是一个典型的讲结束和重生的一个电影。那在电影里呢,男主角藤井树遇到了一个他喜欢的同名的姑娘。这段恋情还没开始的时候他就离开了(死掉了)。所以他最后找人结婚的时候就找了一个和那个姑娘非常相似的姑娘(博子和女藤井树很像)。那其实这不是一个结束。后来这个女藤井树跟她恋爱以后,不对,后来这个博子跟他恋爱以后(我觉得是博子的新男友)。她一直没有走出藤井树登山去世的阴影。所以她(博子)看到藤井树(女)在毕业册上的地址,她就给这个地址写了信。其实这个举动就隐含着幻想。她希望自己的男友还没死,当她收到信的时候,她喜出望外。她终于可以找出一个证据可以固执的相信她的男朋友,她的未婚夫没死。他给她寄来的。

我觉得结束的恐慌同样来自脱离心里舒适区。没错,也来自失败的痛苦。它其实有很多种情况。这些都是妨碍我们结束的这一个部分。

大家记得在情书里,它是怎么最终结束的吗。就是这个博子的男朋友带着她去了未婚夫遇难的雪山。要她一定要对着雪山说话。所以当她对着雪山喊,我很好你还好吗的时候,压抑很久的悲伤终于痛快的释放了出来。她终于承认了这一个事实,直面这样的悲伤。当她在那儿痛哭的时候,其实这就是一个结束。

我觉得她男友做的工作特别好,他特别像是一个心理咨询师做的工作。那我们怎么让来访者结束呢?或者说我们怎么让自己结束呢?其实就是带着温柔的耐心,让他去接近这种悲伤。很多时候,悲伤就是结束的一个标志。

那虽然我用了感情或者关系结束的例子,但这不仅仅限于这一个,几乎所有的结束,都是伴随着这种悲伤和恐慌。我现在来给大家,下面来给大家呈现几个例子哈,大家来判断一下,下面哪一种情况属于结束了,哪一种还没结束。那我把下面这四种情况呢放到这个屏幕上。如果你觉得这个已经结束了,你就可以点喜欢哈,点已经结束的例子,你点喜欢,好吧。

好,那我看到大家大部分人觉得2和3,B和C是没结束,A和D是已经结束了哈。那为什么是这样呢?我觉得,其实我判断这个,这件事在他生命中有没有结束有两个标准。

那第一个标准是如果说因为挫折或者损失,他被阻断的这个生命力是否还存在。那这个生命力包括赚钱的欲望,包括爱的能力,包括成就事业的能力。如果说他在经历了一些深刻的转变以后,他这种生命力消失不见了。他觉得说我不想赚钱了,我累觉不爱了,我低调做人了。我觉得这不是结束。这至少不是能孕育重生的结束。但有一些情况下,这种转变会伴随着我们对价值排序的不一样。比如说我从更看重金钱变成更看重家庭或者亲情了。但是如果说转变伴随着这种生命力的消失,那我会觉得,他其实还没结束。

但是想想为什么。因为这个挫折在他心里中形成了一个痛点。让他害怕到不敢去尝试了。所以这样的话,他其实所有的生活,慢慢的有一大部分生活变成了回避这一个痛点。所以这一段损失或者结束它成了他接下来生活的主题。它在主宰这他的生活。那当然这不能算作一个真正的结束了。因为真正的结束是能够把自己的这种挫折转化为我们自我的一部分。

那第二个标准其实我觉得非常重要。就是你生长的地方是不是你损失的地方。假如说你生长的地方就是从你损失的地方长起来的。,我觉得这不是一个结束。恰好相反,我觉得一个这是原来这件事的一种延续。那我记得我从浙大出来的时候,因为正好分房子哈。这是我心里最大的痛点和损失点。所以我找一个资深的心理咨询老师聊了一下。他就跟我说,今后几年可能你最大的风险就是你老想着把这个房子给挣回来。我想了想,其实是这样的。因为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都在关心那个区域的房价呀,房子有没有升值啊。

对,就是这样。他为什么会从损失中生长起来为什么其实会是一种假的结束呢?因为这时候你所想的其实都是怎么来弥补这个损失,那这样转变就不会发生。你更多做的像是一种什么工作,就像是有一棵树受伤了,你怎么样想着把它修补好,来延续它的生命。它没有死亡的部分其实也就没有重生的部分。所以我觉得,转变中,真正的转变,我觉得结束重生的点,他不是从损失中长起来的。他像是在一个新的情景中发现了一个新的可能性。所以新的希望开始萌芽了。

那我以前收到过一个读者的来信哈。然后这个读者就说,他经常陷入非常沮丧的状态。因为他考上大学,但是在大学里沉迷游戏挂科,后来呢留级,父母陪读最终勉强毕业。靠着父母呢,找了一份工作。但是他在这份工作里一直都感觉不到成就感,后来他就辞职了。他想考雅思去国外读书,他说他想通过去国外读书把自己的人生格盘重来。那我觉得呢,这件事在这个读着心里其实并没有一个结束。因为他一直不甘心自己作为一个差生有一段不太成功的大学的经历。他一直想要这件事延续下来,光明的,??反转的结尾,强烈到他宁可不开始新的生活,也不愿意为这段经历画上一个句号。所以他要去国外读书,重新过一遍大学的生活。那我觉得这其实不是结束,他更像是我们队这件事的延续。所以你可以看到,不愿意结束这件事,它的力量有多大。

但是有时候我们的文化啊,他常常给我们这样的误解。比如说有一个很流行的话叫做:“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那我觉得这句话就应该改写为“从哪里跌倒,就在哪里趴下,然后在别的地方再爬起来”。对,因为“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它其实是一个完整的事件,并没有包含结束和重生。

另外我们很小的时候,读过很多武侠小说,那武侠小说的主题都会是复仇的故事。复仇的故事里侠客终其一生都在为自己复仇的目标努力。我觉得这明显他不是一个结束,它是一个完整的故事。所以复仇成功了以后那侠客就要面对他虚无的人生了,对。

所以为什么结束那么重要呢?因为如果我们专注于这件事的损失了的话,这个损失就会遮住我们的眼睛,让我们看不到我们生活的其他方面,会让我们错失其实我们可能已经正在发生的转变。

对于结束来说,其实我们要问自己这么几个问题。

那第一个问题:结束对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

第二个问题,我会用什么方式来避免这件事儿结束。

第三个问题,如果这件事结束了我最害怕的是什么。

第四个问题,我现在是否在做一件事儿来避免这件事儿结束,或者我去避免让我面对这件害怕的事儿。

我觉得在某些时候,是啊。有一个朋友问我说,我怎么判断这一件事儿该放弃还是该继续呢?那我觉得有一个很重要的标准是,你觉得每一次想要努力都无从着手了,甚至你对努力这件事本身都厌烦了。你觉得再继续坚持你会很讨厌你自己。那这个时候其实我觉得就应该结束了。

那怎么来结束呢?我觉得结束的标志是我们愿意去面对失败,而且终于承认这是一个事实,这件事再也回不来了。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完全忘记过去了。我觉得结束就有点像什么呢,你家房子经历了一场飓风,房子快被刮没了,房子里的东西被刮得七零八落。那你的第一反应当然是很伤心。然后你如果说不愿意承认这个飓风发生了,那没有办法。但是伤心过后呢,你才愿意去房子里看看,说里面还剩些什么,哪些东西还能用,哪些东西还可以做灾后重建的基础。我觉得这就像是一个结束。

我觉得其实没有结束是正常圆满的,如果对转变来说,他一定是从伤心,从悲痛,从这种场合开始的。当你说正常圆满的结束的时候,这种结束他不能当做转变的开始。他只能是上一件事的结尾。

那结束有时候需要一个仪式,需要一个能让自己悲伤的告别的仪式。如果你对一件事始终放不下,但你心里又觉得它应该结束了,那你可以给自己一个独处的空间。你可以给自己的过去写一封信,或者跟自己说说话。把失去的这种悲伤跟自己诉说。

那我以前看见苏伟老师的文章里有一个告别仪式。大概是催眠的书里,说有一个男人要戒烟。就问催眠师说,能不能用最快的时间帮我戒烟。催眠师说可以呀,但必须要等到明天。今天晚上你回去先搞一个仪式点一支烟跟他告个别。因为明天以后你就不可以抽烟了。所以这个男人回去以后呢。第二天这个男人就回来了。催眠师就问他你有没有完成仪式啊。男人就坐下来开始说,说自己下班回家,妻子儿子都睡着了。他就一个人坐在客厅,点了烟,他没有开灯。他就对着那一星火光说:“喂,我可能要改变一下。”说到这,他就开始哭了。这是一个结束,他真正告别的东西当然不是烟。他告别的是一种生活。一种生活的状态。

那还有一些结束呢,他其实伴随身份转变带来的焦虑。有一些身份转变带来的…..有一些职业,工作,那这些身份他其实是比较外在的。但有一些身份是比较核心的。比如说婚姻中的妻子或者丈夫的身份。身份是我们评价一个人的很重要的一个评价体系。所以我们的活动大部分也是围绕着我们的身份展开的。一旦说你的身份变换了,或者失去了,它会给你带来很大的焦虑。但是另一方面,身份转换呢其实也是促使你去思考说,加入说这些身份剥离了,那剩下什么。促使你去发现我最本质的东西是什么。

那也许我会告诉他说,也许你还没有到转变的时刻。因为转变的时机还没有来,或者你的动力还没有足够强大到想要转变。如果说他的动力足够强到想要转变,那我就会问他说,你希望当你发生转变的时候,你身上的哪一部分开始结束了呢?

那关于身份焦虑哈,我在刚刚从浙大辞职的时候,我一直很焦虑。我觉得说,诶我从浙大辞职了,可能没有来访者愿意来找我了。那一段时间我就就接到一个电话,是求助者打来的。他就问我说陈老师我孩子在大学里遇到了一些情绪问题,我听朋友介绍,所以想来你这儿咨询。我当时的第一反应是说不是问他孩子的情绪出了什么问题。我当时的第一反应是问他你知道我从学校辞职了吧。然后他就笑了一笑说,知道的,陈老师,我们信任你。

所以这件事以后我就开始想说,哦,他们信任我原来不是因为我在什么机构里工作过,原来是因为我这个人本身。所以这会让我来想,说在刨除了身份以后,我还有一些什么东西。我相信我身上可能有很多东西是别人夺不走的。比如说我还是一个心理学博士,我还是一个死孩子(确定我没听错?)的父亲,然后我还是一名心理咨询师。那更重要的一些东西比如说我的才能啊,秉性啊,价值观啊,追求啊这些东西,你会发现当你有一个身份的时候,他会限制在身份里边。有时候你看不清。但是当你的身份没有了的时候,这个时候,这些东西就会露出来。就像退潮以后的礁石一样,你会看到这原来是真正的我。

所以我们说旧的身份脱离了以后,他其实也让我们能更好的看清自己。我们在蜕变和自我更新路上的拦路石也去除了,我们有一些重塑我们自我的机会。

那我想在这先挺一下哈,关于结束这一阶段呢我想问大家是不是有什么样的问题。我也来回答一下刚才这些同学的提问。那我们到37….那么我们用10分钟到15分钟的时间来互动,好吧。

我觉得这儿不只是判断无法挽回。其实无法挽回后面还有一个,就是我们可以找找这个房子里还有哪一些材料,哪一些我们接下来可以用的。而不是简单的要想着,想着把房子照原样复原。因为重建的过程啊,他肯定和原来不一样了,是这样。

我觉得外力的结束和我们自己心里结束他其实并不一样。那有些时候这件事在外力已经结束了。就比如说我已经毕业了,甚至已经退学了,甚至已经离婚了。但是我们心里要让这件事结束,这才是真正有意义的部分。因为只有我们在心里把这件事情结束了,我们才可能重新去寻找我们的生命,去寻找我们这个新的自我,新的这种真诚,然后才可以让生活继续。

我觉得出国留学如果是为了更好的发展,或者说如果它是一个…..它可能是一个转变的契机。但这件事本身他其实还没有办法来处进这一个读者的结束,因为这件事本身他没有办法让他的心里发生一些转变。那当然也有可能是他去国外读书以后,诶这种环境促使他的心里有一些转变,那他同样要经历结束重建的过程。至少这件事本身在那个时刻,他还不是一个结束。但它有可能是结束的一个契机。

可以开始提问了。

没错,回避是一种防御机制。那这种防御机制的本质是为了我们避免痛苦。所以我们会给自己编织一些幻想,觉得说这件事还有挽回的可能。这件事还没有结束。就像我刚才用的比喻,就是我们把一个破碎的花瓶粘起来然后放着,但是我们会小心翼翼的回避它。所以呢我觉得它阻止了我们的结束。至于进步,那是转变的另一个部分,我等会儿还会讲。

我觉得你可以问自己我刚才问你的问题。这几个问题就包括结束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你为什么在心里害怕这个结束。然后如果你去面对这个害怕的部分,你觉得会有什么事儿发生。然后你也可以给自己一些个小小的仪式,然后这个仪式就包括在一个安静的房间里,独自一个人给过去的自己写一封信,或者说哀悼我们那些已经失去的东西,我觉得这些仪式它对结束来说是非常有帮助的。

啊,没错。所有的结束和开始它都有现实的问题,因为现实生活要比这些模型复杂很多。那我的建议是这样,就你来想一想,假如说转变的话,你所能走的第一步是什么。我记得我从浙大离开之前,我想说如果我做一个独立的咨询师,我要做的第一步是我先要去看看这个社会是不是有人认可我,愿意来找我咨询。所以我周末就开始在一个咨询室兼职。结果发现,很多人愿意来找我咨询。然后我知道这个市场是一直存在的。那你也可以想,你如果能转变,你能做的第一步是什么,去实验一下。

转变的时机到了…..我觉得如果说真的它的时机到了,你一定能很清楚的看到它。那它时机没到,你的烦躁,你可以把它看做我积累转变的时期,那这种积累转变的时期我觉得有三个标志:那第一个标志呢,是你觉得你想努力做好这件事儿。还有这个努力的动力么,你觉得在这,在这样的工作环境下中你还有喜欢自己的地方吗?然后你还愿意为现状的改变做一些什么。假如说你说我没有努力的动力了,我一点也不喜欢这个自己了。然后我也一点不想那个了,迫切的想要改变了。那你也许可以……我觉得这是转变的时机到了。

我觉得胆怯害怕它是非常非常正常的。它是我们自然的反应。这也就是为什么转变,我要从结束开始讲。因为结束就伴随着大量的焦虑,大量的这种自我怀疑,但它恰恰是我们转变必经的一个阶段。所以改变了你要觉得胆怯害怕没什么,因为每一个人都会害怕,我其实也会很害怕很害怕。但其实呢,你会发现这一个阶段并不会一直持续,慢慢的就会有一些新的东西出来。

如果你有这样的条件其实也好。如果说这样的话,你可以换一个城市啊,然后你可以去哪旅游一段啊,让自己的生活重新来过,远离这种让自己伤心的部分,这当然也是一种方式。但是你要知道说,哪怕这样,你仍然会有一段悲伤的时期。

那我看见前面有一个朋友问我说,怎么能尽快的从失恋中走出来。我觉得这个问题其实没有办法,因为失恋他有自己的节奏。它说明你爱过这个人,所以你伤的很深。对,他有自己的节奏,你说尽快的走出来,那我就担心,那如果太快了,你可能就并没有好,你并没有结束。

没错,年龄大了有时候就会给我们带来一些恐惧。但是另一方面来说,我觉得年龄大的人,他可能更需要转变。因为对他来说,他有时间的焦虑。然后呢我觉得其实有一个词叫“中年危机”嘛,就到人中年的时候,我们就更需要有一个心理的转向,重新来认识我们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是什么。这会有一个很艰难的过程,但是我觉得这是值得的。

如果在这种情况下,我建议你去多尝试一些东西。尝试一些平时你可能不会去做的事儿。就比如说做做木工啊,画画画啊,厨艺啊什么等等之类。然后发现说自己有哪些新的可能性。那到有一天这种可能性冒出来,发芽。然后到你觉得说我真的想要转变的时候,然后这些新的可能性他就是一些种子。我有一个朋友呢,他原来在阿里工作。业余呢,他有时候做做木工。现在呢,他自己做了一个木工的淘宝店,已经从阿里辞职了哈。然后呢在办一些木工的培训。他就觉得说,诶,做木工以后自己真正喜欢的是做木工。那这就是一种什么呢,他尝试以后发现说,诶,这儿有我真正想要的东西。所以对你来说,你并不需要急着转变,我觉得尝试不同的可能性,我觉得可能是最好的方法。

我不知道你说努力需要很长时间指的是什么意思。那在我看来努力需要很长时间,如果你在做你自己喜欢做的事儿,那努力本身其实也是一种享受的过程,他并不简单是你要付出的代价。因为我们说努力它会让你觉得生活充满希望,让你充满动力。

当然也可以了,我现在倾向于用五年或者十年的时间来规划我们的生活。我觉得你应该比我年轻,你可以想想五年或者十年以后,我愿意怎么样。然后这个努力是不是值得。如果说…..不需要这么短视哈,我觉得不需要这么短视。

那关于这个问题呢,我觉得你也可以看看我上次的这个知乎 live 关于成长型心态的。那我会觉得什么样呢,就我们每个人自身的这种完善的提高,它是永远没有止境的。但是到了某一个年龄,到了某一个阶段以后,我们发现自我完善和提高其实更像是接近内心真实的自己,而不是社会评价下的这种提高。那年轻人呢,他的焦虑可能更多的是这种社会评价下的这种提高。就比如说我要赚更多的钱,找好的工作或者怎么样。我觉得这一部分可能会多一点。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一种所谓的自我完善他会变得不一样。然后有一些人他有了这样的机会,他的自我会变得非常的稳定,他对自己会有更深的了解。

我觉得结束有它自然的节奏,你只要不去逃避这一种痛苦,你愿意接纳这一种痛苦,那这个就是结束了。

那好,我们接下来开始哈。等会儿我把讲的内容讲完以后呢,我们还会有提问的机会。今天我争取就…..大家的问题我都努力来回答一遍。

所以大家如果听到了我这一段提示呢就给我这一段提示来点击一个喜欢,那这样我们又可以保持屏幕的清洁,好吗。

那结束……如果说你迎来了结束以后,对不起,并没有这么好的事,你马上可以开始重生了。结束以后,接下来的第二个阶段,那是一段很长时间的迷茫时期。那我记得那个罗辑思维的罗胖啊,他经常说说他从央视辞职以后,有很长一段时间惶惶不可终日。我觉得所有的人在结束以后,他经常有一段迷茫期。拿着一段迷茫期是我们旧的生活已经过去了但新的生活还没到来。那我们已经没有了原来的身份,行为模式。我们开始尝试用新的身份和行为模式来重新打量我们自己,打量我们的生活。

那这一段迷茫期就像树木已经衰亡了,它在熬过冬天的萧索,要等着春天到来。

你也可以说你最开始某一种身份让你像是正方形或者三角形,但现在你变得一团模糊。这种模糊充满了各种可塑性也充满了各种不确定性。

那这一段迷茫期呢常常伴随着抑郁,自我否定,空虚,无聊,你会觉得一切都没有意义。为了不让这种空虚和无聊淹没,我们有时候就想急着开始。这样的话,如果我们急着开始,我们就会陷入到原来的模式里。

那我看到好多朋友在问说怎么才能更快的结束,我怎么才能更快的走出这种失恋的阴影啊,怎么才能更快的找到你想要的东西啊。我觉得“更快”这个词它就表明我们不愿意尊重转变它自有的一种规律。我觉得在这件事上,在转变这件事上,慢就是快。因为我们必须要尊重它的规律,就像冬天了一定会有一段时间一样,我们结束了以后,一定会有一段迷茫萧索的时间。

那这一段迷茫期呢,在很多人物传记中都有讲到。我记得以前读史玉柱的这个自传的时候,史玉柱有一段时间在巨人大厦倒闭以后,他背负着巨额的债务。他做了什么呢?他并没有马上让自己东山再起,他跑到了南京的中山陵,然后每天就在那里无所事事的读《毛选》,正因为有了这一段萧索期,所以后来才有了脑白金的东山再起。那在王阳明,大家知道吗,就是心学的那个领袖。他仕途失败以后,他也是跑到龙泉去悟道了。悟道了很长时间,他用好几年的时间才慢慢发明了心学,才重新出山。那包括乔布斯,他被赶出苹果以后,他当时创业了一段时间。但他有一段时间呢,在回苹果之前,据说是跑到印度去学禅了。

我已我们说,结束以后并不意味着你马上就要重生了,它意味着你会有一段萧索的,有一段迷茫的时期。但是这一段迷茫的时期正是新的自我开始萌芽发展的时期。

只有经过这一段萧索的时期,这段迷茫的过渡期,我们才可能进入下一个阶段,那就是重生。

说实话,重生呢,它既像是一种必然,但又像是一种偶然。因为我们在重生里要把我们原来的那一段经历都整合到我们新的人生经历里。我们比以往更加对我们的新身份和新状态觉得更加满意,然后整合的时候,我们其实也不知道这个自我他是在哪长出来的。所以其实没有结束的时候,或者已经结束了在迷茫的时候,其实我们并不知道重生是怎么开始的。我们压根就不会知道这个东西,他是在偶然的情况下自然的长出来的,但其中也包含着必然。

那我刚才在给大家举了这个例子说我有一个朋友,最开始他也不太喜欢阿里的工作,但也不知道做什么。所以他就去学木工,后来呢变成了一个木工工艺品的淘宝店主,然后顺便开木工的这个培训班。那这种重生哈,他就是在一个偶然的地方说,哦?那一块自我长起来了。

那我要给大家举采铜老师的例子啊,因为我跟她比较熟了,我知道他今天也买了这个课,但他可能不在。那采铜老师最初在华为做用研,当然也做得不错,但他其实并不开心,因为他真正想做的是一个研究者。但是那一段时间,他只能想到说我可以去大学里当一个老师,他不会想到说有一天我专职写作,但是因为在知乎写一些东西哈,最终完全是无意的选择。这一段呢我觉得他在知乎写的东西也正好显示了他在原来学习或者工作环境中被压抑的这一面。然后说我在知乎写东西,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他。他不断的萌芽,忽然有一天发展出了一个可以支撑一个人才华和机会的东西。所以我们重生常常是这样的,这就是你在结束死去的时候,你觉得没有路了,但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他起来了。

那这个时候我们回过头来想,为什么结束这么重要。因为如果说,你还没结束,你老是想着要从结束的那个地方开始,你就不会看到这个萌芽的部分,你就不会看到那个无心插柳柳成荫的部分,你还在想着,原来的树我要怎么把它救活呢,对不对。

那像采铜老师原来辞职的时候,我知道他也不是一帆风顺的,我知道他这件事他至少酝酿了有半年到一年的时期,而且这一段时期他也一直很迷茫。他一直在思考说怎么谋生的问题。有一天他还在跟我说,说他在选址,找一个地方,说是不是将来开一个书店,这样说的话可以将来开书店为生。但是当他真正下定决心并且看到这种可能性的时候,那其实他那一年收入很少,但是也没有什么东西能阻止他了。因为迷茫犹豫的时期已经过去了,他在重生的时候已经非常清楚说我在未来要走的路是什么。

那刚才我在跟他聊天说,说他现在新书已经印了24万册了,版税也预期过百万了。所以说也有很多很多的资源向他涌来。我觉得这就是重生很好的一个例子。你在原来工作和生活中被压抑的一部分在一个偶然的地方冒出来了,然后它越来越大,然后你把那一段结束了,这一段开始重新成长起来变成支撑你人生的部分。

所以我们说重生更像是我们人生的重组。我们有了新的身份,新的定位,新的事业,我们重新出发。而且,因为他是从零开始,从死亡开始。我们会变得更加灵活,更加坚韧。

那我们经常会有一个观点哈,以前总是觉得人的经历他是不断被纠正,不断被改变,不断被改进的。但是我觉得重生转变真正的意义是什么呢?大家回过头来想这个隐喻,是在这段经历中,我们死去了一部分,然后又重生了部分。我们是在这样的进化过程中,让自己变得丰富起来,而不是在改进的部分中,让自己丰富起来。我觉得这是转变真正的含义。

那转变的尽头是什么。如果你不把死亡当做一个尽头的话,我觉得我们人一辈子都在不断的经历着这样的死亡和重生,永远都没有尽头。

他的结尾是什么呢?我想用知乎上的一个答案来结束我们今天live讲述的部分。我想起知乎上有人问一个问题,说老的感觉是什么样的。那有一位知友是这么描述他所遇到的一个老教授的,说:

他一头银发,看不出年龄。我猜60岁多了,他带着助听器,有时候仍无法听清学生发言,他会道歉,会请学生再说一遍,侧耳倾听。

他的父亲曾经有一家规模500人的公司,在大萧条的时期,生意一点一点萎缩。家里渐渐付不起庄园的地税,从卖地到卖出公司的办公桌椅。他经历过富裕,经历过贫穷。中年时办过公司,至今打理着慈善。失去过爱妻,重组过家庭。后来,他精神矍铄,两眼有光,站在讲台上,解析书中的理论,分享亲身经历。

他眼中的光,和每个学生望向他的眼神,让我知道,经历、得失、意义,终溶于时光,积累为人生,它仅属于你,独一无二。

我觉得这是你转变真正的意义,它让我们的人生变得丰富起来。

所以我想再说一下今天我们对转变的看法。首先他要经历一个阶段——结束,你可以问一下你自己,你在哪一个阶段,结束了吗。再经历一段迷茫的时期,然后才能迎来重生。但是转变不是变化,它是跨越式的关于自我和人生的重新组合,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逐渐增长智慧,知道什么东西重要,什么东西不重要。我们的自我开始变得坚定起来。而我们一辈子在经历很多这样的转变和重生的过程。

那我今天讲述的部分就到这儿,那等会儿大家又可以提问了。

额,在大家提问之前,我想先回答一下几个站票区的朋友的问题。

有一个朋友的问题我其实挺难过的,他说我孩子去世了以后我该怎么办。那我觉得这一个问题我其实很难回答,因为这个问题太难了。 我觉得我没有能力来回答这个问题,我觉得这样的失去他一定意味着巨大的伤痛,那我愿意跟你分享一个故事。这个故事是少年诗人子尤的妈妈柳红女士,她前一段时间在一个大学里做了一个讲座。然后这是一个特别勇敢的妈妈,自从这个子尤在青年期去世了以后,她成了一个独立学者,一直在做一些关于生死学的研究,一直在参加各种各样的慈善公益活动,然后到处跑马拉松。她在左右讲座里都会在她的title里加上“子尤妈妈”,她说她永远不想失去这个身份,从这个角度来说,她并没有结束。但是这身份一直在给她力量,然后她说她现在的转变已经能从“我活在悲伤里”转变成“悲伤活在我心里”,我觉得这也许是我们这种转变的含义,从我活在悲伤里变成悲伤活在我心里,我希望这个故事能对您有所启发,也希望您能够节哀顺变。

诶,我觉得你这个比喻也很好,你说的也非常有道理。是,是这样的。我觉得很多人都是这样的,其实我们有时候转变的动力是逃离现在的生活。我们并不知道真正转变的意义,只知道这个东西我不喜欢,要逃开。那我觉得呢,这个呢…..其实也有好处,他至少也让你感觉到说,设么东西是我真正不喜欢的。

那关于理想和能力,我觉得这是很多人经常问的问题。说我能力配不上我的理想,然后怎么办。我记得王尔德有一句话,”上帝以两种粗暴的方式对待我们,第一种方式是否认我们的梦想,第二种方式是承认我们的梦想。“。我觉得最终对于这一些事发展出来的应对方式是,我们承认我们有梦想,而不管结果的努力向前。因为最终我们的梦想它其实是……是我们的梦想在定义我们,而不是关于梦想的成败在定义我们自己。

我觉得有可能会这样,但是在这中过程中其实我们并没有结束。因为 我们一直…..怎么说呢,就是结束和这种迷茫期呢它其实是一直伴随着反省的。那这种反省如果变成了一种怀疑主义或者一种自我怀疑,那我们其实忽略了结束真正的价值。结束真正的价值,其实一直在说让我们学到一些什么东西,而更适应现实的东西。那如果你变得非常怀疑主义,你就要问一下自己说假如我不那么怀疑主义了,我害怕什么东西?我为什么要变得怀疑主义,它保护了我什么?因为怀疑主义它本身是有功能的,但是你保护的东西呢,它其实也正是妨碍你转变的东西。

我觉得每个人都不太一样,有时候是会交织在一块的 。但是总的来说,我们一般会经历这三个阶段。我稍微说下啊,第一个阶段不叫悲伤,叫结束。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觉得你有可能会犯一些错误。啊,我不知道你说的这个是什么。假如说父母的催促是结婚哈,很多人来问我这个问题。那我会觉得说,如果父母的催促它符合你的意愿,它愿意让你去了解,接触更多的人,OK,这没问题。但是因为父母的催促,你盲目的跟一个自己不那么喜欢的人结合了。你只是把问题往后推了,因为你会发现接下来婚姻啊,然后子女教育啊,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所以它不是解决问题的方式,只是你把问题拖后了,而问题变得更严重了。

我觉得你应该听从自己的意见,因为……我刚才忘了说了,独处在迷茫期有特别重要的作用,基本上迷茫期大部分人走出来是靠独处和反省出来的。如果没有这种独处和反省,其实很多人都不会走出来这种迷茫.

不好意思,我现在只接受这个 杭州市的那个当面的咨询。那如果大家有兴趣呢,就 我的预约电话是13758130580,大家可以关注我的公众号,那里有预约方式哈,但是我现在不接受网络咨询。

我觉得主动去开始的时候,应该这样说,我们有主动做一些事,在主动去开始的时候,我们并没有抱着这样的功利心,就我们纯粹处于兴趣,或者处于我们自己优势,或者说我们想做的某一部分去开始的。然后慢慢慢慢的,它发展壮大了,变成了我们的一个机会。所以我觉得这个它经常是这样,如果说你自己主动去开始的,那我会觉得……当然也很好了,但是有时候我们过于急迫的这种功利心哈,他可能会妨碍我们这个发现新的机会。会妨碍我们的转变。

所以你要问一下自己,说什么东西在牵绊着你呢?让你回到过去呢?回到过去有什么好的地方呢?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有回到过去的倾向,在结束的那一段时间。因为回到过去意味着我们又能回到熟悉的环境,而安全感和掌控感是人基本的心理需要。但是你必须要去面对对新环境的恐慌,然后呢,让自己的这种心理,逐渐逐渐的成长起来,让自己发展出一些新的思维和行为模式。

我觉得会,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转变需要一段时迷茫期。这一段迷茫期你最好什么也不做,因为如果说你特别急切的想要重新开始的话,常常你就捡了一件你也不是那么喜欢做的事,但你觉得说这件事至少意味着我新的开始了。但这种新的开始他就不是真正新的开始,你可能就失去了重生的机会。所以我觉得有时候我们在结束的时候要去做一件新的事的时候,想一想我真的有这么喜欢做这件新的事么?

对,所以我觉得你其实知道答案,然后呢,那你…..我不知道你是不是还和父母住一块还是怎么样。就我们确实在一定的社会环境中来做出转变,但是另一方面来说,转变只能取决于我们自己,就因为这是你自己的生活。所以说如果可能话,你应该听从自己的内心。

不是因为转变的动机不够强烈,而是因为我们不知道人的转变是经历这样的历程。我们在结束的时候会很害怕,我们总觉得说,”哎呀,我完蛋了,因为前一段生活会结束了嘛“,但其实这是我们重新开始的一个标志,是我们转变的开端只是这种开端来的实在太艰难了。但是当你认出来这是转变的开端的时候,也许你会更愿意来接受结束了。

就告诉他们你抑郁了好了,然后把他当做你生活的一部分,先接受下来,再慢慢的来看,说在抑郁的情况下,你怎么能让自己的生活运转良好。我觉得对抑郁呢,一方面呢,你可以把自己当一个病人,有时候你会发现自己很多事而做不到。但是另一方面呢,你也不能把自己太当做一个病人。因为除了抑郁症,你还有生活的很多方面。你还是一个学生,还是一个…..不知道哈,男朋友啊,还是一个其他什么的身份。就你的身份不只是一个抑郁症的病人,而你其他的部分,也许你可以尝试让这一些身份运转良好。

其实分析这种转变……那种行动的这个阻力,它其实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那我们不愿意去做一件事呢,它常常意味着说这件事背后有一个我们所恐惧的信念,然后它会给我们划定一个所谓的最佳舒适区,让我们心里觉得舒服的这种区域。这会让我们不愿意去行动。所以对于我们来说,假如说你要真正的就把道理变成行动,或者把动机变成行动,那你就必须要去分析我真正恐惧的事情是什么。这些恐惧背后有我怎么样关于自我的关于这个世界的信念,然后这一种信念他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就比如说我不愿意跟别人打招呼,那他背后的信念, 我随便说哈,我不愿意跟人交往,那他背后的信念就有可能是我认为当我跟人交往的时候可能会暴露我的无知,然后它背后的信念可能是当别人知道我的无知的时候,他就不愿意来接纳我,尊重我了。那你要去问一下说我真的这么无知吗?然后别人真的在乎我知道这么多东西吗?他是以这个标准来接纳我的吗?然后你可以说去设计一些小的实验来验证这个信念。但是这一部分就太复杂了,我想下一次来专门开一个live来讲这一个问题。

这是因为你在这一个环境中被环境和身份限制了视野。我有一个朋友前一段时间跟我说,他跟他的这个老婆吵架,然后他说我又不能换工作,又不能怎么样。甚至这个吵架到了有可能危及婚姻的地步。然后我就问他说,那你觉得婚姻重要还是你的工作重要。他说那当然婚姻重要了。我说那为什么不能换工作呢?对,为什么你…….他说我可能找不到工作,我说那你没有去面对过你怎么知道自己找不到工作呢?就如果婚姻重要到一定程度,你甚至可以为了她,为了挽救婚姻你不止可以换工作,你甚至可以换城市,可以重新开始打拼,我觉得什么样的年龄他都可以的。并没有…….就是…….这样……哈,我觉得转变需要一个时期, 但是你可以先为自己准备一段,然后慢慢的去做这一个事儿。

我觉得一般来说,你可以读一些书哈,然后从别人的传记里能学到一些东西,你也可以去尝试一些新的东西。然后我有……以前我有一个朋友,认识的人。她离婚了,离婚了以后呢,当然很难过啦,结束不了。后来呢我说要不你去报一个画画班吧,因为他很喜欢画画,但是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办法继续。后来呢她就去报了一个画画的班,当然她没有在画画班上遇到她的这个新的男朋友,没有。但是画画这件事本身就稳定了她的情绪,那过了一段时间之后,他就遇到了一个非常好的,非常合适的男生,然后跟他结婚了。我就说这个转变这件事哈,就真的是有时候真的要看缘分的,所以你去多尝试一些,多做一些你平时不会去做的事,那我觉得他这是我们迷茫期的一个,度过迷茫期的一种途径。

不知道你….其实你一直在同语,反复。比如说你不在害怕了就不会恐慌了。那害怕其实和恐慌是一样的意思。我倒是建议你在那个恐慌中学习说我怎么来把自己简单的话说出来,说给别人听。那还有一种呢,叫做矛盾臆想法。就是弗兰克发明的。他说,你可以…….假如说你害怕你会有一些什么样的表情呢?会有一些什么样的表现呢?那假如说你会流汗,你就让自己流更多的汗,因为流更多的汗它也会给你更多的控制感,所以你可以去试一下。

我觉得时间有一些长是因为你对现在所做的事儿没有信心。所以你会担心说,诶呀这么长时间万一到后边没有结果怎么办。如果你对现在做的事儿很有信心哈,所谓的五年或者十年它其实是说让我们用更长远的眼光来看我们现在所做的事儿,而不是被短期的利益所困扰,所干扰。所以我觉得这样的话,而且它会让我们不会过多的去计较现在有的回报,让我们把事情专注到过程中,专注到所做的事儿上。 那这一种心态呢,我觉得是一种非常好的心态。

那还有,我们现在已经经过了快一个半小时的时间了哈,那到九点半的时候我会先把这个live关闭,然后有一些问题呢我再来想想怎么回答,我发现live关闭之后仍然能回答问题。所以大家有什么问题可以先提,等九点半的时候我就把这个live关掉。

我觉得不被需要和抑郁它其实是两个问题。因为抑郁不会导致不被需要。有些这个抑郁症的人他可能更加需要,更依赖于另一方。我觉得你可以先不要从抑郁的角度看,而从夫妻关系的角度来看,你们之间的关系发生了一些什么样的问题。然后如果可能的话,我建议你去做一些家庭啊,或者夫妻关系的咨询。我觉得是这样,你可以先把抑郁这个事儿抛开,来看你们之间的关系是怎么样的。

我觉得首先你不要用这种行动把自己跟室友区分开。因为有时候我们会这样,我们会觉得说我跟别人不一样,这会让我们有很多的动力。但是你说我跟别人不一样,说当你提这个问题的时候,其实你在否定别人,就觉得他们无所事事,很差。所以我觉得大部分时间我们做好自己就行了,我们不需要去否定,或者去指出他怎么怎么样做的不好,没有这个必要。然后呢,确实有时候你跟别人做的不一样,会带来一些孤立。对,但是如果上进或者说你的目标对你来说更重要,那我觉得这个孤立本身,你可以把它当做你需要付出的代价,然后你去校园里多寻找你的同类,我觉得应该也有很多。

好的,那我现在就把这个live关掉了哈,我还会再抽一点时间来回答大家的问题。

好的,现在我已经把live关掉了,然后我再删减一下,来回答一些大家的问题。那么首先我来回答几个…..就….也有一些…..前面的同学提到的问题。

有一个人问说,我一直觉得生活不满意,变化也有,过了一段时间又重新不满意,感到焦虑无比。说我怎么才能跳出这种循环。诶,这跟刚才的那位朋友有点像,然后我觉得吧,这位朋友你可能需要一个让你满意的女朋友。我并不是在开玩笑,因为我想起著名心理学家詹姆斯,他年轻的时候跟你一模一样,也是对生活对学习各种不满意。在结婚以后,找到了满意的老婆了以后,他的心就稳定下来了。

所以我要说啊,我们这一种不安全感看似来自我们的能力、职位,有没有发挥我们的才能。但很可能有一部分是来源于我们的人际关系。我们能不能找到那一个让我们觉得能接纳我们的人。假如说找不到一个能接纳我们的人,我们自己能不能承担接纳我们自己的这个责任。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东西。

所以大部分不满意,看起来是对生活的不满意,其实是对人际关系的不满意。

那么首先其实你要问一下说,你想改变的事儿是什么。然后走出心里舒适区呢你可以听我刚才对那一个同学的回答。我觉得我们的心理舒适区背后有我们所害怕的东西。然后这个害怕的东西背后有我们关于这个世界关于我们自己的一些信念。那么这一些信念是什么,你可以找一个你觉得信任的咨询师来帮你一起来寻找。

所以说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在迷茫期其实更需要独处的一个原因。有时候在这样的环境中,如果说父母啊或者别人对你有很多评价啊,他确实不利于我们在迷茫期调整自己,因为我们很容易很快地想着我们要快点开始,但是它反而让我们没有办法来恢复。它是一个客观现实,如果可能的话,你应该为自己创造一个能够独处的环境。

我甚至觉得哪怕你现在也未必有这样的一个信念,叫永远无法有人爱我。我觉得这句话更像是一种抱怨,或者像是一种哀叹。你相信吗?其实你自己也可能不信。对。

前几场live呢,就成长型思维的这一场会开,另一场live呢,其实我的公众号happyness class有文字版,你可以去看。

我觉得迷茫期确实会跟不行动,有时候会混杂在一块。我觉得你要首先确定你这是转变经历了结束之后的迷茫,而不是那种焦虑啊,抑郁啊,拖延啊。如果是后一种情况,那你其实需要结束的正是这一种迷茫的状态。你得先有一个结束,你来看一下说自己是不是已经有一个结束了。如果说还没有结束,说明你这个迷茫期啊,正是你应该结束的东西。那这个时候新生就要从结束开始了。

我觉得他对于激发一种感受来说其实还是有意义的。但是它更多是象征的意义。真正 的这种问题它更需要我们分析,需要我们设计更精巧的这个练习。

我觉得转变确实是会有大量的这种不确定,然后这种不确定有时候会让我们望而生畏。但是有一个东西是确定的,因为转变迷茫以后,当你觉得新生的时候,你能认出来那是你非常喜欢的自己。所以你做一件事儿,要从自己的这种喜欢,自己的这种希望感出发。那另一方面来说呢,就哪怕是迷茫或者不确定她并不一定意味着说这件事儿不好。我们害怕这件事并不是因为它不确定,而是因为我们把不确定里面的那种不好的结果给剥离了出来了。然后把目标都钉在这个不好的结果上了,但是忘了不确定他也可能是有一个好的结果。

所以你可以来回想一下说,哦,也许你现在可以来想一想说,你在森林里走有两条岔路。你走了一条糟糕的岔路,然后这些不好的糟糕的事已经发生了。然后你再回过头来,你发现有两条路。但其实你也不知道,诶?前面一条路意味着什么。他也许有黑暗的部分,但也会有让你欣喜的部分。然后你可以用好奇来代替恐惧,因为好奇也是我们面对不确定性的这个情绪。你难道不好奇自己未来会遇到一些什么,发生一些什么吗?

我觉得要把转变和那种对自我,对现在的逃离要分开。哪有一些人的转变那其实不是转变,他只是觉得自己现在不好,想要从现在逃离。那这种逃离会让他没有方向,会让他非常厌恶现在的自己。那也会让他有拖延,会有很多的自责。但这不是转变,这恰恰是我们需要改变的一种倾向。

好了,我现在觉得也可以到此结束了。非常感谢大家来参加我们今天的live,希望大家都能…….虽然live结束了,但我觉得这也是一个新的开始。希望大家能从这场live中得到一些你想要得到的东西,希望大家能在生活中迎来自己的转变,谢谢大家。

终于完成了

终于在8月3日完成了,live全长一共70多分钟,花了大概十二三天的样子,和自己当初计划的十天有一点差距。主要是高估了自己的输入速度。因为要一遍遍的切换应用以及暂停开始,其实也挺烦人的呢。 写这个纯属就是在自己心里很乱的时候用来静心用的。当然期间也想过要放弃,因为到回答问题的环节确实有点想要崩溃的感觉,但是还是坚持下来了。live全文两万字出头,阅读完全文大概需要十分钟吧,enjoy!笔芯。

at 星期四, 03. 八月 2017 03:49下午

Table of Contents